iilove_0098.jpg  

1、我愛你,所以我要離開你

我們常常在一些唯美的故事中讀到些“一見鍾情”的故事,唯美之處就在於,一見之下,情已深,人卻消失了。大約就是因為故事的戛然而止,使故事停留在了最美好的時刻,所以才那麼吸引人吧。

故事其實是生活的翻版。在生活中,確實有那麼一些人,當他們面對自己所愛的人時,愛得越深,怕得越甚。當他們感覺對面那個人對他越來越重要時,他們的內心就會産生恐懼,面對那個對他日益重要起來的人,他的內心會産生強烈的不安:他會不會離開我?他是真的愛我嗎?對方對他越重要,他的疑慮會越深。為了避免那個重要的人將他拋棄,他會先一步離開那個“被離開”的危險。

2、因為我愛你,所以我害怕失去你;

因為害怕失去你,所以我要先一步離開你。這種模式往往會給對方帶來很大的痛苦,因為對方搞不明白為什麼當他們的關係日益親密時,那個人會在突然之間離去。

這些逃離親密的人,往往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經歷過被拋棄的體驗。當然,這個拋棄不一定是現實中真的發生的,但是在當時還是個孩子的他的內心中,他會體驗為被所愛的人拋棄,比如被寄養,比如被單獨留下來住院,比如與父母走失,或者在幼兒園被晚接,再或者因為父母工作忙而與他少有遊戲等等。因為對於一個孩子來講,他是要完全依賴父母的照顧而生存的,當他需要父母時,父母卻不在他的視線之內,這會給這個孩子的內心帶來強烈的恐懼,在他的感受之中,他可以會把這個看不到父母解讀為被父母拋棄,而這種被拋棄的感覺,對他而言,也可能是毀滅性的。

所以,當他進入一段親密的關係,早年所體驗的到被所愛的人拋棄的恐懼被再度喚醒,當他無法承受對被拋棄的恐懼時,他便選擇先一步離開所愛的人。這樣,在感受層面上,他就可以把關係的主動權抓到手裏,從而避免了被拋棄的痛苦。

3、對最善待自己的人發脾氣

愛發脾氣的人,內心中往往存在很多恐懼,為了保證自己不被恐懼壓倒,就會用發脾氣的髮式來壓抑恐懼的感覺。這就像是戰場上的戰士,當他看到戰友被打死打傷後,他內心的恐懼會驅動他勇敢的投入戰鬥,因為他戰鬥得越勇敢,他越有可能保護自己生存下來。所以很多時候,發脾氣,只是為了防禦內心的虛弱感冒出來。

內心虛弱的人,在發脾氣時其實心中也是有許多害怕的,他們害怕因為自己的發脾氣而失去那個對他重要的人。所以,他們往往在發脾氣時會先做一個選擇:選擇那個相對安全的人來釋放自己內心的壓力,因為相對安全的人不會因為他的壞脾氣而拋棄他。而這個相對安全的人,往往是最善待他的人,是他在內心中能確定對方是在乎他的那個人。

所以我們常常看到,一個在家門外常常被認為是大好人的人,回到家裏時會把家裏搞得雞犬不寧。

4、在最親近的人身上總感受到“你欠我的”

對我們所愛的人,因為愛他,所以往往也會在他的身上投注了很高的期待,當這個期待不被滿足的時候,我們會感覺很憤怒,因為對方沒有滿足我們,因為對方“欠我的”。

在親密關係中,這種“你欠我的”表達方式,可以製造對方的內疚,從而對對方實施強烈的控制,有的時候,這是非常有效的控制方式,同時,也具有強烈的破壞性。我的一個來談者,就是在父母整日的耳提面命中,體驗到自己如果不能滿足父母的需要,隨時都有可能被父母趕出家門去。所以,在生活中,她努力去滿足父母對她的要求,如果不能滿足時,她就會被強烈的內疚所吞沒,久而久之,她對父母産生了強烈的憤怒,因為她不管怎麼努力,似乎也不能完全滿足父母對地的期待,在這個內疚的高壓之下,當她無法承受時,她最終選擇了抗爭,與父母的關係走到了破裂的邊緣。

5、其實,對我們所愛的人,我們都會有“恨”這種情感産生的。

恨,就是沒有被滿足的對愛的期待。

在一段親密關係中,當我們感覺對方對我們越重要時,我們往往越發期待獲得他的全部,甚至可能期待將他吞進肚子,從而可以全部擁有他。而現實情況是,我們不可能完全擁有另外一個人,因為那是完全獨立於我們的一個個體,所以當我們感受到這種現實時,我們也會有強烈的挫敗感,這個挫敗感有可能帶領我們進入到對所愛的人的恨之中去。

在生活中,我們常常可以看到這樣的例子,即所謂的愛之深,恨之切。我的一個來談者曾經跟我談到過他對我的恨:當他看到我的記錄本上有那麼多來談者的姓名索引時,他突然感到很憤怒,因為那一刻,他意識到他並不是我唯一的病人,而我是他唯一的治療師。這讓他感受到極大的打擊,在他的感受中,我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而他只是我的病人之一,他一下子覺得自己在我面前一點都不重要,我們之間的關係如此不對等,是讓他很難承受的。

當他意識到他並不是我的唯一時,他感受到的自己是弱小卑微和不被重視不被愛的,這些感覺讓他很難以面對,所以他就用憤怒的方式來阻止自己感受到這些內容,當他對憤怒的承受也感覺很困難時,他的怒火就衝我暴發了。

6、如果你不能完全猜到我對你的需要,你就是我的敵人

當我們慢慢長大的時候,如果我們的原始全能感曾被比較好的滿足過,我們就可以在這個基礎上,慢慢有能力去接受現實,慢慢在受挫中感知並接受自己的弱小,從而放棄對全能的期待。對於一些在成長過程中沒有很好完成這個工作的人,在他們的自我中就會殘存著原始的全能感,他們期待自己擁有上帝一般的能量,從而可以很好的滿足自己的需要。這是他們處理現實壓力的一種方式,他們期待當自己擁有超能力時,就可以避免來自外界的無法滿足對自己所造成的傷害。

所以,在親密關係中,他們有時無法按照現實性的原則去期待對方給予回應,他們會期待對方能夠完全懂得他的需要,當他有什麼想法時,根本不需要講出來,對方就能主動過來滿足他,如果對方沒有這麼做的時候,他就會感覺對方在傷害自己,甚至會因此而暴怒。

7、你如此完美,在你面前我只能小心翼翼

舒服的親密關係中,雙方是平等的,在這段關係中,雙方都能真實的呈現自己,都能自由的表達自己。

對於一些在成長過程中有過比較多創傷體驗的人來説,他可能沒有能力將對方與自己體驗為平等的人,他需要將對方完全理想化,來滿足自己對於完美或是依賴的需要。與這樣的人相處,最初是會讓人感覺很舒服的,當我們被另外的一個人理想化時,我們會感受到來自他們的崇拜,來自他們對自己的肯定等等,那會讓我們覺得自己有能力有價值,所以會讓我們覺得很舒服。

男人性女人愛,盡在愛樂園愛樂園(www.iilove.tw)

全站熱搜

情愛樂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