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love_0017.jpg  

單從字面上看,這些關係都有相當正式相當合理的存在理由,從社會現實上看,他們都具有絕對必要的社會角色和社會位置,如果剝離了社會整體風化的背景,這些關係確實應該是“正常男女關係”,但實際上,它們卻被打上了濃重的情色色彩……

一、按摩師與顧客

“身高176和174,102和100斤,長髮。皮膚白皙,身材就不用説了。雙飛:600一次。包你爽到極點!可以多人來享受!”“高級男按摩師提供為女顧客提供專業精油全身按摩服務”,這是網上隨處可見的按摩廣告,幾乎全是異性服務——女按摩師為男顧客服務,男按摩師為女的效力,想不往歪處想很難。

至少從名稱上看,“按摩”為赤裸裸的色情服務提供了比較體面的掩護和借代,加上的確有一些正規本分的按摩生意也有人在做,所以現在按摩房、洗浴中心比酒吧多。據説一個高明的按摩師就是一位高明的挑逗大師,何況按摩這種服務方式基本上都是直接的肌膚相親,“坐而論道”的鬼話恐怕也真的只有鬼才相信。

二、私人醫生與病人

當然這與你得了病毒性感冒到醫院打盤尼西林時遇到一個漂亮的護士姐姐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凡事一被“私人”做了定語,其意義肯定就非同一般了,比如私人律師、私人顧問就很可能跟狼狽為奸這樣的關係聯繫起來。而一旦這種關係又兼具了兩性意義,就更容易發展成街頭小報情色版面所熱衷的故事了。更何況一般能牛叉到請得起私人醫生的主兒也絕對出得起別的錢——比如讓“醫生”做點額外的工作。

一個盡職盡責的醫生、一個合格可心的醫生本身就是一個體貼入微的護理者,這種角色使她們很難把 自己與“病人”的距離真正保持在醫患關係上,事情發展到一定程度上,身上的病和心裏的那點病一塊給看了,也就算順水推舟瓜熟蒂落了。

這類關係中最著名的樣板就是著名的趙忠祥老師和後來也變得著名了的饒穎大夫。

三、空姐與乘客

應該感謝各類民航學校,替那些有錢有面子的男人們提前培養了一批儀態萬方舉止雍容的美人們,更何況她們的名聲和身份都算很體面的,這又使那些有錢男人的虛榮和自尊得到了很大的滿足——畢竟,泡上個空姐絕對比泡上個酒吧女郎更有面子,雖然宏觀地從工作性質上説都屬於服務行業。

當然從心理的深層次上説,在離地面一萬米左右的高空,尤其是在長途旅行中,人人都會産生一種孤男寡女的孤獨感;從人群結構上來説,至少在目前飛機還是一種富人首選的交通工具,這就先天地造就了一種郎財女貌的自然環境。上個世紀90年代,突然暴富起來的中國男 足球員們突然集體成了“空姐迷”,找個空姐當老婆成為足球圈裏的潮流,那個年代最著名的球員幾乎全都成了“空姐夫”

四、髮型師與女主顧

設想一下,把自己最薄弱最致命的喉嚨交給一個可能是素不相識的人,任其手舉吹毛斷發的利刃遊走其間,而那剃刀上手之前還特意在片刀布上刷刷地批來批去,這是一種多麼令人感動的無理由無原則的高度信任啊!在當今社會所有生意關係中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個這樣的夥伴了。所以我一直認為如今發生在既有閒又有錢的婦人與年輕俊朗的髮型師之間的故事持十分理解的態度。

那些花樣男子大多吹氣如蘭,纖纖十指綿若無骨,有意無意在臉上身上或輕或重掠過,使那些可能原本就存了份獵艷玩火之心的寂寞紅杏們從肌膚癢到骨髓,正是絲絲髮發撩起處,卻是心波微讕時,想不出墻也難了。

五、女秘書與男上司

“小蜜”這個稱謂現在聽起來已經相當老土了,但以歷史唯物主義的發展眼光看問題,這個富有歷史色彩的名詞絕對是中國社會走向開放的一個標誌性稱謂。這是最先富裕起來的人們在性開放潮流中玩的第一種遊戲,今天之所以這種關係不再像幾年前那麼敏感和扎眼,並不是因為它已經過時,而是因為它已經被其他各種性質相同卻名目翻各種新關係淹沒了。

地球人都知道,現在的合法妻子們對丈夫的女秘書十分敏感和機警,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女秘書”都快跟“二奶”“外室”成了同義詞了。所以現在還跟女秘書勾三搭四的男人反倒可能是最笨拙最本分的男人了。時代在發展,社會在進步,小蜜的出現與退居二線也算一種與時俱進吧。

六、男下級與女上司

越是女強人,其內心反而越是柔弱和寂寞。手下有一群嘍羅的女人總怕被人看出自己的脆弱,怕不能服眾,人前人後總裝著比男人還男人,比漢子還漢子,其實只不過給自己的柔弱和脆弱紮一道並不嚴密的籬笆。這種條件下故事的發生不外以下幾種模式:一是某個傻小子誤打誤撞一頭撞開了女強人那寂寞的心扉,從此春風化雨草長鶯飛;二是某個有心眼有手段的小白臉投其所好略施小計,於是水滴石穿鐵樹開花。

如果説這還算是落花有意流水亦有情的話,還有一種有點讓人不齒的套路:女上司男下級,誰養著誰不太好分,誰傍著誰也不太好説,總之男人有色女人有權,各取所需相互利用,比較有意思的是,這種關係是女性對男性性騷擾的多發地帶,可見性往往與權力緊密相連。

極致一點,中國歷史上的女皇帝個個都是這方面的榜樣,武則天的皇宮裏男寵孌臣難以計數,現在的成功女人們只不過是在性方面學習前輩而已。

七、女學生與男老師

如果深究或者推而廣之的話,這種關係可以類及到文學女青年與 編輯、某個行當的女愛好者與該行當的偶像人物,等等。

《手機》裏的費老跟那個沒出鏡的女研究生在賓館裏開了房,最終卻只敢在賓館大堂的咖啡廳“坐而論道”,這説明身上多少還帶著點書獃子的迂腐之氣的文化流氓們的流氓氣質是多麼的不純粹不地道,用大白話説叫有賊心沒賊膽,正襟危坐道貌岸然下的一團慾火燒烤著那些可憐的靈魂,一旦另一方以半推半就的態度稍加縱容或暗示,茍且便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之間的事兒了。其實用不著羞羞答答,舊時作坊間就有俗語雲:要想學得會,先跟師傅睡。

更為醜惡的是,這種關係中的男性都假借著某種職業的神聖光環,他們自己甚至都相信這種光環的真實性,並因此更為無恥地將自己對女性的侵害和佔有當做一種教主對信徒的施捨與恩賜。

八、女演員與導演

這種關係不用多説,社會語言高度概括地以“潛規則”一言以蔽之。與其他行業不同,演藝圈的情色男女永遠不會面臨僧多粥少的困難,這個圈子幾乎囊括了當今社會絕大多數美女嬌娘,所以導演也就成了最有艷福的男性。

圈內美女太多對美女自己來説並不是什麼好事,競爭慘烈,而出名的誘惑又是如此難以抵擋,所有的代價也就不成其為代價了。叫囂著要揭露潛規則的肯定總是那些付出代價卻覺得回報很不合算的怨女們,那些已經躋身於最耀眼處的明星們永遠都會為這個圈子的純潔和乾淨唱讚歌,這大約也是另一種潛規則——得了便宜就得學會賣乖。。

九、家庭教師與男主人

這種關係原本帶有比較明顯的西方色彩,但在現代中國延伸發展的結果是出現了上床保姆。一個漸趨穩定的家庭裏男性正處如狼似虎階段,女主人多半徐娘漸老,雙方開始出現左手握右手的審美疲勞期,而到府的家庭教師或保姆一般都是豆蔻年華的青春少女,草莓般的鮮靈和飽滿,這三者之間的特殊關係和力量對比決定了小女孩處於十分危險的境地。

小女孩畢竟年幼無知,錯把美夢當真,上了賊船還以為終身有靠,需要提醒的是,女性在這樣的關係中多半總是以悲劇角色收場,男主人威逼利誘把小女人弄上床的事時有耳聞,而小保姆或家庭教師修成正果幹成鵲巢鳩佔的大事的畢竟是鳳毛麟角,最常見的劇情是不要臉的男主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向女主人懺悔,捎帶著控訴“小妖精”如何色誘勾引,最終的結果一般來説都不會有太大的意外:可憐的“第三者”裏外不是人,身心俱傷。

經典影片《音樂之聲》、《簡愛》中那種故事多麼溫馨感人啊,可惜那是傳統年代裏傳統人們演繹出來的,它們的動人之處在於雙方對傳統封建意識的抗爭,而現在的男女茍且恰恰相反,無一不帶著強烈的利益色彩和慾望氣味。

十、推銷員與客戶

只要想想這個社會為什麼“售樓小姐”比比皆是而“賣房大哥”卻鮮有所聞就能想像得到:在房地産之類金額比較大的推銷業務中性別意義有多麼的微妙和重要。女性在與男性打交道的過程中一旦具有為了生存的重要意義,性別上的優勢往往很難不帶上曖昧的色彩。

加上雙方的主體關係本來就是買賣,把自己搭進去的事情大不了也就是類似于商場的“買一送一”、“優惠酬賓”之類的促銷手段——誰讓可憐的女人們天生處於賣家的地位呢?“買的沒有賣的精”在這兒完全沒有市場。

“賣樓不如賣自己”是在這一行裏很流行的一句話,有些售樓小姐的目的原本就不只是售樓,往往對來買房的單身男性特別留意,尤其是那些開名車、穿名牌的。事實上,不少售樓小姐最後都住進了自己賣出去的房子裏,這樣的事在發生的最初很難判斷是悲劇還是喜劇。

男人性女人愛,盡在愛樂園愛樂園(www.iilove.tw)

    全站熱搜

    情愛樂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